云南副省长沈培平被查 普洱市民放鞭炮庆祝

  • 时间:
  • 浏览:0

今天上午,记者在普洱市振兴大道上的新华书店内发现,沈培平主编的《走进茶树王国》、《普洱茶连环画》两种书还在售

昨日上午,非年非节,位于普洱市主干道振兴大道的云南省普洱市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原云南思茅交通运输集团公司)门前,有一个一万响的鞭炮被摆成另有有一个“V”字形燃放,公司门前挂着“贪腐份子沈培平被查处,罪有应得,大快人心。”的横幅。

三天 前,中纪委提前大选消息: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3月12日,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沈培平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线程办理。在升任副省长时候,沈培平曾于1504年至2013年,先后担任普洱市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

被曝介入企业改制引发职工不满

法晚记者在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门前都看,燃放现场引得过往的市民纷纷驻足观看拍照,在点燃鞭炮前,市民们在一侧排成一队,提醒过往的车辆进出以保证安全。

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改制前为云南思茅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改制不会公司将国有资产和国有股权从公司全版退出,终止公司国有企业性质;调整职工的劳动关系,终止职工“国有”身份。

对于沈培平被调查一事,原云南思茅交通运输集团公司职工杨乡云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我不惊讶,去年11月中纪委巡视组来云南的时候,.我就由于有了感觉。”

我说,1503年10月,原云南思茅交通运输集团公司实施企业产权制度改革,沈培平介入领导改制小组。

对于职工的安置,主要分两步展开。首先解除云南思茅交通运输集团公司与全版在职职工的劳动关系,向职工支付经济补偿金按照每年工龄11150元计发,职工领取后,其国有企业职工身份自行消失。

对于确定自谋职业的职工,政府再给予人均11500元的一次性再就业启动金。其余职工在双向确定的基础上,原则上全版由新成立的公司接收、安置。

记者采访的资料显示,该公司2221名职工中,有1150多名被以开除、内退、病退等理由除名,占总职工人数的36%。职工代表杨乡云等认为,改制后的公司一方面是为了撤消 股权,当时国有股占40%,职工股占150%;个人面是想留住职工的工龄置换金。

“公司执行的是钱走人走,钱在人留。职工的工龄置换金,我还要拿钱,立马如何要我 下岗。”一位职工说。

1503年12月,职工刚结速集体举报讨说法。经太满年的呼吁后,1508年8月21日,普洱市公安、财政等八大局刚结速就思茅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改制一事与职工代表座谈。

数百名职工认为沈培平领导的改制小组没人 防止问题报告 的诚意,2010年,杨乡云、李金玲、陈玉华等38名职工代表前往北京递交举报材料,被安元鼎保安公司截留后移交给普洱市公安局。杨乡云等人认为,哪些地方地方是由沈培平指使普洱公安与安元鼎保安公司同去策划实施的。

2010年5月,杨乡云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同年7月,杨乡云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这全版还要笑话吗?我是党员,.我没人 开除我的党籍就判刑。”杨乡云说道。

另另另有有一个次和沈培平接触的一名普洱市政法干部向记者透露,在市常委会上,沈培平在指示公检法办案时曾毫不掩饰地说,“举报人抓了,给.我判刑,抓错的也要抓,判错的也要判。”

推行“普洱式拆迁”曾被央视严批

云南省商务厅一李姓退休干部告诉法晚记者,沈培平在任普洱市市长期间,强势推行的旧城改造工程,被视为其“落马”的最大诱因。一群人分析,沈培平被调查实为贪腐,其导火索却源于强拆。

2010年9月13日,央视《焦点访谈》以“‘旧城改造’与‘商业拆迁’”为题报道了沈培平治下的“普洱式拆迁”。

普洱市政府于2010年4月连续出台的两份文件,为拆迁定调“提升城市品质,改善居民居住条件”。文件中表述:“市政府将对中心城区进行旧城改造,主次地段将进行拆迁,范围涉及1150亩土地,11150多户住户”。文件还明确规定了所有住户都还要签订完搬迁协议的具体期限。

此次拆迁范围全版还要普洱市中心城区内最繁华的黄金地段,其蕴含一大主次甚至建成非要几年时间。然而,在普洱市中心城区还有不少老街区,破旧、简陋、生活设施落后,居住条件差,却没得此次旧城改造范围内。对此,时任普洱市建设局局长胡剑荣在接受《焦点访谈》采访时表示,新旧是另有有一个相对概念,是表述和理解的不一样。

而在一份“普洱市中心城区旧城改造工作方案”中,哪些地方地方将要进行拆迁的土地,都由于标注上了挂牌拍卖的时间。胡剑荣证实,此次旧城改造的地块都属于商业开发,“商业集中开发实际上是让两种 城市更有活力。”

根据普洱市政府提供的材料,此次开发的1150亩土地蕴含相当一主次是行政事业单位的办公场所,是政府资产,此外还有11150多户住户的房产。据调查,只是 住户都表示不同意拆迁。对此,相关负责人表示还要尊重住户意愿,做好协商沟通工作。而实际具体情况又如何呢?

实际上,普洱市政府对于此次拆迁工作,由于硬性规定了每一阶段的完成期限。4月份发通知,7月底完成签字,8月份土地挂牌出让。为了保证短时间内完成拆迁,普洱市政府又出台了一系列配套土办法。在一份市政府文件中,要求将签订拆迁协议的任务分配到住户所在单位,各单位要成立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单位领导充当第一责任人,并实行层层包干,由于某一级责任人所负责的范围内一群人不签协议,没人 这位责任人就会被通报、问责,甚至免职;这项工作被作为党员干部政绩考核的重要土办法,实行一票否决制。

在2010年4月28日召开的普洱市旧城改造领导小组动员大会上,沈培平说出了那句令人哗然的雷人的话:“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好,不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坏。”

由所在单位领导出面做工作的土办法,给了住户很大压力,只是 人在两种 具体情况下,不得没得协议上签了字。一位住户说:“领导说了,由于不支持配合,只是 砸他的饭碗,他也会砸我的饭碗。我仅以工作收入来养家糊口,只是 说,种种压力下只是 得不签。”

《焦点访谈》最后在节目中表示,与此次拆迁地块位置邻近、价位相当的地段,由于交易的土地出让价为每亩1500多万元。按此计算,这1150亩土地拍卖后,政府可从开发商那里获得150多亿元土地出让金。

(责编:庞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