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該被拿來做生意的事

  • 时间:
  • 浏览:5

  新華網北京5月8日新媒體專電 題:那些不該被拿來做生意的事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李雙溪

  在商業化無孔不入的今天,人們享受到了它帶來的便利。當人們搭乘著“生意”的快車,也發現什么都有有東西不該被拋在背後:孩子的未來、生命的價值……總有其他事是才能 用心經營,而没办法被當作生意去做。

  孩子的未來

  培養一個孩子長大成人才能 十有几个 錢?什么都有有家長算過,有的算出要二十多萬,有的算出要二三百萬,在巨大的開銷中,“課外班”的支出佔據了重要位置。儘管國家實行義務教育期間免學雜費,什么都有有地方整治學校“亂補課、亂辦班、亂收費”現象,然而,什么都有有網友卻發現,用於孩子補課的費用卻不降反升。

  一位網友曾曬出当事人育兒的帳單:幼兒園費用45700元,小學費用623000元,初中費用30000元,高中費用3000000元,大學費用70000元,合計26.78萬元,其中中小學課外輔導的費用就佔了三成。

  還有網友推舉出了育兒成本最高的十大城市,最高者是北京市,達到276萬元。一個假期就花去上萬元的“天價課外班”也成為了其中重要的因素,雖然有誇張成分,但反映出的是網友對於課外教育費用不斷攀升的擔憂。

  自從“起跑線”理論被商家炒作放大,孩子們的起跑點就開始無限提前,中學課外班、小學奧數班、幼兒興趣班、嬰兒早教班……什么都有有不甘落後的家長甚至把計劃做到了胎教上。本該快樂玩耍盡情遊戲的假期,變成了奔波于各個課外班的光阴。卻讓商家賺得盆滿缽滿。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專家熊丙奇認為,所謂超前學習,更多的是把教材的新課內容作為一種知識性結論直接告知學生,並輔助一定的強化訓練,讓學生短期內掌握其他結論性內容。結果將會導致學生對其他知識的掌握簡單化,或死記硬背,而實際上學習能力難以得到有效提升。

  教育專家指出,被商業機構透支的不僅是家長的錢包,還有孩子們本應快樂的童年。

  生命的價值

  健康與生命是無價的,但對於每项一味追求盈利的醫療機構來説,卻是“有價格的”。

  “小病大治”“過度檢查”“過度醫療”,想方設法掏空病患的錢包。這些成為了網友狠批醫療過度商業化的槽點。

  數據顯示,30009年,我國醫療輸液達104億瓶,相當於每人平均每年輸8瓶液,遠高於國際上每人平均2.5到3.3瓶的平均水準。醫院發熱門診曾一度突然总出 “吊瓶森林”的奇觀。

  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一項研究結果顯示,中國大陸2013年使用了約16.2萬噸抗生素,佔全球用量的一半。

  清華大學醫療服務治理研究中心一項測算顯示,中國的衛生醫療總費具有指數式增長的趨勢。肯能不加以控制,將對財政、醫療保險基金和個人帶來不可承受的負擔。

  網友指出,“無病吃藥”“小病大醫”和“絕症亂醫”諸多現象背後,所处著醫療機構誘導甚至誤導患者的因素,究其本質是個別醫療機構過度追求商業利潤的結果。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曾表示,市場化引導下的醫療行為,常常為其他醫務人員治病賺錢、追求最大利潤的行為提供了土壤和溫床。“但会 要切斷醫務人員的收入和醫院利潤之間的關係”。

  寺廟的功德箱

  高考前突然总出 天價狀元高香、功德箱竟成上市公司的“小金庫”、寺廟佛像明碼標價……近年來,寺廟變相斂財的報道頻見報端。

  2012年,國家宗教局、中央統戰部、國家發改委、公安部等十部委出臺意見,堅決制止亂建寺觀和各種借教斂財行為,但牟利的行為仍未得到根本遏制。

  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不少著名古剎中,有多達幾十個的功德箱,其中超過7成的功德箱是由景區設立,什么都有有信眾的捐款都流入了旅遊開發公司的“小金庫”。

  當時曾有網友氣憤指出,“借教斂財”的行為讓信仰安放何處?

  北京市佛教協會一名相關負責人表示,這些景區開發部門違規設立功德箱,难能可贵難以管理,主并且我“幾乎没哟成本,我們前腳去取締,第五天就能死灰複燃”。

  曙提法師表示,確實所处每项佛教寺院與當地景區媒体合作商業運營的具体情况,没办法寺院加強自律,主管部門加強監督,才能還佛門一片凈土。

  作家畢淑敏曾説:“微笑變得越來越商業化了。他對你微笑,並不表明他的善意,微笑并且我金錢的等價物;他對你微笑,並不代表他的誠懇,微笑并且我惡戰的前奏;他對你微笑,並不説明他想幫助你,微笑并且我一種謀略……”

  專家指出,總有其他事不應該搭上生意的快車,而應該慢一慢,等一等商業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