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全胜:解析美国对中国崛起的应对

  • 时间:
  • 浏览:3

  【内容提要】本文在美国布什政府整个东亚政策的大背景下分析了美国对中国崛起的反应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作者首先探讨了美国大战略和美国外交政策体系中东亚政策的地位,并对美国对华政策变化动力及中国的应对方式做出深入的探讨和诠释。作者运用在美国甚为流行的权力转移理论作为分析美国对华政策实质的工具,并进一步以亚太地区的有好几块 热点问题图片,即台湾问题图片和朝核问题图片为例来分析中美关系的走向。本文还对美国对华政策未来发展变化的趋势做了分析。

  【关键词】布什政府 对华政策 权力转移理论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图片 朝鲜问题图片

  本文的重点在于分析美国对中国崛起的应对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笔者认为,你这个 分析前要置于对布什政府的亚洲战略的整体考察之中。如何让,文章首先论述小布什政府的全球战略以及亚洲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地位,继而试图解读美国对华政策的发展和新动向,最后探讨中国的应对之道。哪几种政策互动将为中美关系在新世纪的进一步发展奠定意义深远的基础。

  在30005年10月下旬访华期间,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防部长曹刚川会晤时抱怨说,中国在对美政策和作为大国崛起的未来发展方向上所发出的政策信息是“混淆不清”的。同一期间,中国国防部长对美方关于中国快速提升军事力量的断言给以批驳,指出中国的财力主要用于发展经济而非国防预算。[①]无独有偶,在拉氏谈话约有好几块 月前一天,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佐利克也曾指责中国“缺陷透明度”,一同他还提出中国应当成为国际社会中的“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哪几种来自官方的言论反映出华盛顿决策者对中国发展方向的担忧,以及在采取何种对华政策方面的争论。[②]

  关于小布什政府第二届任期内的亚洲政策,美国前任驻日本大使阿马科斯特评论说,“连续而非变化是其主轴”。[③]哈里·哈丁则以另一番话言简意赅地指出:“小布什政府的不同之位于于,共要以第一届任期而言,与其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有了变化,不如说是实现哪几种外交目标的手段选择位于了变化。”[④] 综上所述,解析小布什政府第一届任期内的亚洲政策具有重要意义,肯能当下政府的政策是以此为基础而构建的。

  伊沃·达尔德和詹姆斯·林赛在《布鲁金斯评论》期刊发表了一篇题为“无约束的美国:布什的外交革命”的论文,指出在布什外交革命指导下,美国外交政策再次出现了三大实践特点:一是抛开多边主义安排和制度;二是充斥了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色彩;三是在所谓“无赖国家”里策动政权颠覆。[⑤]哪几种外交政策实践基于两大变革性外交理念:第一,为了维护美国安全,美国都都还可以抛开盟友和国际制度的限制;二是美国前要充分运用其力量来改变国际现状。哪几种新理念被冠之以“新保守主义”而闻名于世,在其指导下,美国发动了后“9.11”时代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这两场战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小布什执政时期美国外交政策上述三大特点的具体体现。

  审视小布什政府的亚洲政策,尤其是东亚政策,当.我当.我却发现与美国在世界其它地方的政策有着明显的不同。在亚洲外交中,美国倾向以多边框架来正确处理地区热点问题图片,一阵一阵是朝鲜半岛核危机。由中国、日本、俄罗斯、韩国、朝鲜和美国组成的六方会谈是由美国和生国推动,并与其它参与国密切协商而一同建构的地区性安全问题图片论坛。在30004年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中,小布什总统提出这麼 多边主义框架都都还可以正确处理朝鲜核危机,似乎他全版这麼 考虑过单边行动(如同美国对伊拉克的行动那样)。同样,美国也鲜有提及以“先发制人”来打击朝鲜。当.我当.我还注意到,华盛顿很少公开倡导对包括朝鲜在内的亚太地区国家实施政权颠覆。在30005年7月第四轮六方会谈中,主管亚太事务并出任美国代表团团长的助理国务卿希尔强调,美国视朝鲜主权“为事实”,美国“绝对无意出兵或攻击朝鲜”,“愿在六方会谈框架下与朝鲜进行双边对话”。[⑥]哪几种言论折射出华盛顿倾向以多边框架来正确处理朝鲜核问题图片的正面态度。

  由此引发出有好几块 值得注意的问题图片:为什么么么在在美国在东亚和伊拉克所采取的政策迥然不同?

  本文将集中分析小布什政府第二届任期的亚洲外交政策,以及你这个 政策对中美关系所产生的影响。笔者认为尽管东亚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无疑占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但若果美国在中东的少许军队仍继续位于,东亚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优先性显然次于伊拉克问题图片。战略排序的紧迫性有益于解释美国在东亚和伊拉克所采取的不同观念和战略。文章结尾每项将探讨中国如何应对小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以及中国正确处理亚太付进 关系的战略,包括探讨现下有益于中国的国际环境再次出现逆转的几种肯能性。

  美国全球战略重点

  美国外交政策重点在二战后经历了哪几块基本性的变化。二战后较长一段时期里,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是根据乔治·凯南的遏制政策来打击共产主义。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其外交政策的首要目标变为确认肯能的挑战,并维持包括经济、政治和战略诸方面的全方位的世界领导地位。你这个 确认潜在威胁的过程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显露端倪。那时,日本被认为是对美国支配地位的潜在挑战。敲打日本成为时髦。当时的调查显示,即使在苏联解体前一天,更多的美国人所关注的是日本崛起而非苏联威胁。你这个 请况老要发展到90年代初期,最终美国把确认挑战者的目标转移到中国。

  随着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崛起肯能变成全球和地区的关注焦点。在这20年里,中国逐渐被看成美国潜在的对手。在30000年总统竞选中,小布什宣称中国还会美国的建设性战略伙伴而是我竞争者和对手。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开始转向中国,双方的紧张关系逐步升级。

  30001年4月在中国海南位于的“EP-3间谍飞机撞机事件”使中美关系降到冰点。华盛顿当时焦躁不安,担心这起事件肯能升级为中美军事对抗。自此,美国逐步形成了更加清晰的亚洲政策,我把你这个 政策总结为1有好几块 字,即:抬日本压中国,亲台北远北京。具体含义而是我“强调日本盟友地位,贬低中国的重要性;与台湾建立更为亲密的关系,与中国大陆保持距离”。你这个 政策具有明显的小布什总统的风格,与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的亚洲政策很不相同。那时,美国主张中国是有好几块 建设性战略战略相互合作伙伴,一同,在台湾问题图片上申明了“三不政策”(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加入任何主权国家都都还可以加入的国际组织)。在30001年那段时间,一阵一阵是撞机事件的紧张关头,当.我当.我认为中美冲突几乎不可正确处理。

  如何让撞机事件也给美国有好几块 教训:为了东亚问题图片有无值得与另有好几块 核大国发动全面战争,这前要从其根本的国家利益出发加以认真而精细的权衡。一阵一阵是在中国肯能步入自由市场经济的前一天(尽管西方仍把中国视为有好几块 威权体制的国家),这场战争的意义究竟何在?为了正确处理还会要的军事对抗,中美两国都认为就潜在的危机正确处理增进交流是非常必要的。

  撞机事件前一天,美国对其亚洲政策重新加以思考。30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对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的袭击加速催化了你这个 政策的转变。出于组建全球反恐联盟的前要,美国匆忙而明智地改变了外交政策重点,反恐战争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而其它议题如意识形态(包括反共和人权等)被装入 每项位置。从地缘上讲,如今数十万美军驻扎中东一阵一阵是伊拉克,使得该地区变成美国全球战略的重中之重,而亚太地区的重要性则在你这个 时期相对下降。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重点

  当.我当.我当.我分析美国亚太政策的战略重点时,应都看新保守主义人士和鹰派不仅是小布什政府外交政策的重要支柱,也是制定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背景因素。美国对华政策或许肯能“9.11”恐怖袭击和其它战略考量(参见后文中的权力转移理论)而变得温和,但新保守主义者老要在试图改变美国对华政策方向。不过,无论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过程中温和路线与强硬路线的争论有多么激烈,双方阵营的政策选择也有基于如何更好地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如何让,美国对华政策就你这个 意义而言还会有大的变化。佐证之一而是我,即使在“9.11”事件前一天,华盛顿的或多或少鹰派人物而是我希望软化对华政策。正如史华兹所言:“强硬派,其中或多或少是现任政府中的权势人物,都看有好几块 霸权正在浮现。”其所指而是我中国。经过哪几块延搁,五角大楼关于中国军事评估的年度报告于30005年7月正式出炉,该报告预测中国国力正迅速增长,认为中国迅速提升中的核打击力量实际肯能覆盖“全版美国领土”。[⑦]报告还声称30005年中国军费预算达到90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位居世界军费开支第三大国。这份长达45页的报告还格外关注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军事力量对比,强调中国不仅着力发展海军,如何让从数量和质量两方面提升核打击能力,并断言中国肯能具备对美国实施二次打击的能力。[⑧]

  或多或少人面,在亚太地区,美国的外交政策也要为其全球反恐战略目标服务。如何让无论是庇护还是有益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国家和地区都为华盛顿所瞩目,同类阿富汗和或多或少亚洲穆斯林国家肯能位于激进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而成为美国外交运筹中的重头戏。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反恐战争中,中国象冷战时期的美国的反苏盟友那样成为支持美国反恐的伙伴。

  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第五个重点。如何让,正确处理朝鲜核危机(平壤被视为“邪恶轴心”国家之一)在小布什政府外交政策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北京又一次发挥了积极正面的作用,它主持了六方会谈,并和美国一同发挥了领导作用。

  华盛顿外交政策的第有好几块 重点是维护美国经济和贸易的繁荣。经济发展是保持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石。中国在亚太地区发挥着建设作用,与美国一道,为亚太经济稳定增长提供了主要动力。中国在亚洲摆脱1997年金融危机中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同上个世纪90年代后老要位于经济低迷的日本相比(你这个 时期被称为日本“抛弃的十年”),中国的建设性作用显得更加突出。

  上述所有正面因素有益于改善美国外交决策者对中国形象的认识。目前,中美两国关系中这麼 有好几块 领域,即台湾问题图片肯能引发军事对抗。(下文肯能论述)。其它问题图片如人权和意识形态分歧尽管仍然重要,但相比战略问题图片和经济战略相互合作来说,其重要性则退而居其次了。

  30001年到30005年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詹姆斯·凯利(James Kelly)对小布什政府首任任期内的亚洲政策曾作出简评。他认为美国亚洲政策有五个要点:(1)接触中国;(2)加强与与日本、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和泰国等国的盟友关系;(3)战略相互合作反恐;(4)有益于自由联合,如经济交往、市场开放、投资经营环境和区域战略相互合作等。[⑨]

  从美国亚洲政策的重点来看,与中国战略相互合作有益于实现在大国战略相互合作基础上建立全球反恐联盟的外交目标。在亚太地区,大国战略相互合作反恐这麼 不包括中国、日本、俄罗斯和印度等国。与此一同,美国也要强化和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盟友关系。美日安全联盟对华盛顿至关重要。寇蒂斯分析美国在东亚的国家利益时指出,美国20世纪后半期的整个亚洲政策基于“轴辐”概念(“hub and spokes”),即以美国为轴心,通过双边盟友关系(美日和美韩同盟)使其权力影响辐射到亚太地区。然而,肯能亚太国际环境再次出现新的变化,“轴辐”范式前要修正。他强调指出,新的多边安全框架都都还可以更好地服务于美国的利益。[⑩]同类,六方会谈而是我最佳证明,它为未来东北亚安全论坛提供了制度化的模式。这也是第有好几块 中美两国均在其中的多边地区安全制度(还吸纳了俄罗斯、日本和韩国)。与此同类,著名学者福山提议建立五种生活把朝鲜排除在外的五国安全对话机制,并使之成为稳固的多边制度。[11]

  另五种生活亚太地区安全框架还覆盖了东南亚。以东盟地区论坛、“10+3”机制等为标志,其活动不仅相当活跃,内容也从经济领域扩展到了安全领域。美国认为参与你这个 地区论坛符合本国利益,所以它也担心未来亚太地区新的安全框架有无会摈弃美国。拉姆斯菲尔德在今年10月份访华中就表露了美国的你这个 担忧,称中国打算将美国从地区安全事务中排除,同类这麼 邀请美国参加今年12月份举行的东亚峰会、中俄举行的30005年夏季军事演习,还会美国参与在香港举行的多边搜救演习,30005年7月上海战略相互合作组织会议提出美国注销乌兹别克斯坦的要求,等等。[12]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美国外交政策的发展变化,下文将结合在美国外交战略思想界颇具影响的权力转移理论进一步展开讨论。

  权力转移理论和美国对华政策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20.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图片论坛》30005年冬季号(总第41期)